? 韩国相关论文范本 和采铜于山竭泽而渔一一读沈文凡着《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类论文怎么撰写-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网 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

韩国相关论文范本 和采铜于山竭泽而渔一一读沈文凡着《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类论文怎么撰写

关于免费韩国论文范文在这里免费下载与阅读,为您的韩国相关论文写作提供资料。

采铜于山竭泽而渔一一读沈文凡着《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

韩国古典文学是亚洲汉文化圈的重要组成部分,越来越被学人所关注,在古籍整理、文本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累累硕果,且涌现出了一大批韩国古典文学研究领域的学者,吉林大学沈文凡先生就是其中之一.沈先生近年致力于域外汉学的整理与研究工作,发表了很有分量的学术论文,他指导的一些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也以韩国古典文学作为选题.2017年吉林大学又出版了沈先生的《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一书,是域外汉学研究领域又一标志性成果.

杜甫作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富盛名的诗人之一,不仅在中国,即使在域外,杜甫及其诗歌也产生了重大影响,尤其是对韩国古典文学的影响更是深远.韩国诗人申纬《东人论诗绝句》第三十四首有诗句云:“天下几人学杜甫,家家尸祝最东方”①,道出了韩国古代文人积极学习杜甫的情况.张伯伟先生指出:“杜诗享有的独尊的典范地位,在朝鲜半岛文学史上历时最久、影响最广、印记最深.”②沈先生的《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即充分展示了韩国古代文人如何学习、如何接受杜诗.沈先生于此着作用力之大,其“后记”有所交代:“是编为予唯之有年,殚搜博采之杜公创作接受文献,意拓学界所未备也.迩来春秋近二十载,今始编纂成帙,俾观者知韩国汉诗接受杜公韵文其所自来,以资博览,以开后人.”③着者之辛劳、勤勉,想为学林查缺补漏之念头由此可见一斑.

孟祥娟在《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序言”中指出,该书“在对韩国古代诗人的总集与别集充分占有的基础上进行的全面节选,大凡其中有关杜甫的诗题、诗歌、序跋、书赞,可谓搜罗殆尽,是对韩国杜诗接受文献的首次全面梳理.其内容、体例与编次上都体现了精细科学、扎实严谨的学术作风,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与应用价值”④,实为卓见.

首先,“采铜于山”,该书所辑录诗歌均为第一手资料,详实而可靠.顾炎武在《与人书》中用形象的比喻谈及治学、着作:“尝谓今人纂辑之书,正如今人之铸钱.古人采铜于山,今人则买旧钱,名之曰废铜,以充铸而已.所铸之钱,即已粗恶;而又将古人传世之宝,舂剉碎散,不存于后,岂不两失乎?”⑤“铜”是指资料,“采铜于山”是指要搜集原始资料,第一手资料.顾炎武强调了治学、着述要从原始材料入手,在原典着作上下笨功夫、下苦功夫、下真功夫.《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一书以《韩国文集丛刊》为底本,保证了辑录资料的准确、可靠.《韩国文集丛刊》是由韩国民族文化推进会编辑影印的大型丛书,共收录了公元九世纪到十九世纪的文集200多种,是目前收罗最为齐备的韩国文集汇编.众所周知,原始材料的辑录、审校,不讨巧,费力费时,但于后世研究者却裨益良多.沈先生以非凡的勇气与毅力,搜录材料,按照“以诗系人,以人系时”的编排体例,每一首诗作都详细地标明了文献的卷数所在,体现出了严谨的学风.

其次,“竭泽而渔”,着者爬梳文献,选录韩国古代五百多位诗人近四千首诗作,成八十五万字巨着.高丽时期、朝鲜朝前期、朝鲜朝中期、朝鲜朝后期几个时段的重要作家几乎全部囊括,如李奎报、徐居正、金时习、卢守慎、车天辂、李睟光、李尚迪、黄玹等,都创作了数量不菲的拟杜、和杜之作,着者对此均有辑录.朝鲜文人李植着有《纂注杜诗泽风堂批解》(即《杜诗批解》),“是朝鲜文人批解、注释杜诗的第一部个人着述,被誉为朝鲜人研读杜诗的入门要籍”⑥.沈着也选录了李植若干拟杜、和杜之作,如《次老杜〈寄赞上人〉韵跋釜渊圆叙仍呈二舅尹祥之》《孟夏自京还骊江咏怀用老杜韵》《次老杜〈客从〉韵》《泊斗尾湖夜咏用杜韵》《同具得元李士以士致兄弟送沈德用于洞口盘崎以‘京洛云山外’分韵赋诗得‘洛’字》《遗遇十首摘句杜句分韵》等.结合李植这些拟杜、和杜之作,可以更加深入地理解《杜诗批解》的成因、学术价值、学术影响等.

再次,“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该书为学人提供了域外的杜诗研究视角.韩国古典文学接受杜甫及诗歌主要体现在大量翻刻杜甫诗集,读杜、拟杜、集杜风气盛行等方面.韩国古代文人接受杜诗的类型也是多种多样的,如用杜诗韵、次杜诗韵、依杜诗韵、集杜诗等.韩国古代文人接受杜诗的类型,与中国古代文人接受之类型存在怎样的关联?有哪些相同之处与不同之处?这些无疑是有研究价值与研究意义的.沈着客观呈现了韩国古代文人学习、接受杜诗的风貌,不仅使读者了解韩国汉籍的本民族特色,更可以反观中国古代文化的审美特征等.杜甫《秋兴八首》在韩国出现了大量次韵、拟和之作,沈着对此均有辑录,如宋纯《次杜子美〈秋兴〉》、尚震《次老杜〈秋兴〉》、严昕《次杜少陵〈秋兴八首〉》、李重庆《次〈秋兴八首〉》、金诚一《同五山次老杜〈秋兴〉》、河受一《次杜拾遗〈秋兴〉》、宋相琦《次老杜〈秋兴八首〉韵》、尹新之《次杜少陵〈秋兴八首〉》等等,完全就是一部域外《秋兴八首》接受史,更高层面来说是杜诗接受史.

笔者近年亦用力于韩国古典汉籍的研究,对杜甫在韩国古代文学的接受情况也颇多留心,但每每苦于搜阅、考证资料的艰难.沈先生的着作无疑会为想以“异域之眼看杜诗”的学人们提供尽量充分的资料来源,必将嘉惠学林.《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所提供的域外杜诗接受资料,对构建更为系统的杜诗学研究必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注释:

①韩国民族文化推进会编:《韩国文集丛刊》第291册,《警修堂全编》第11册,景仁文化社2002年版,第375页.

②张伯伟:《典范之形成——东亚文学中的杜诗》,《中国社会科学》,2012年第9期,第178页.

③沈文凡:《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吉林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794页.

④沈文凡:《杜甫韵文韩国汉诗接受文献缉考》,吉林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5页.

⑤顾炎武:《日知录集释》(上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第28页.

⑥左江:《异域之眼看杜诗——李植〈杜诗批解〉评语析论》,《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第102页.

责任编辑潘玥

韩国论文范文结:

关于本文可作为韩国方面的大学硕士与本科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韩国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论文写作参考文献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