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甑蓝的猫类有关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题目范文 与甑蓝的猫(小说)方面论文怎么撰写-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网 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

甑蓝的猫类有关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题目范文 与甑蓝的猫(小说)方面论文怎么撰写

本文关于甑蓝的猫论文范文,可以做为相关论文参考文献,与写作提纲思路参考。

甑蓝的猫(小说)

■潘 晶

潘晶,金坛区作协会员.发表过散文、小说多篇,曾做过网站文学版版主.

李向阳的手在甄蓝光滑的背部慢慢游走,轻轻解开内衣搭扣,甄蓝的身体一僵,打了个冷战,迷迷糊糊地呢喃:“困了,别闹!”

李向阳有想法,也不睬她,一只手继续往前移,环过她的手臂,整只手掌都覆盖过去.甄蓝温软的身体一下子强硬起来,用了很大的力气,将他的手拿开.李向阳愣在那,对着甄蓝的后脑勺呆了一会,然后裹着被子,也用后脊背对着甄蓝.门外的猫在三短一长地叫着,声嘶力竭地仿佛要把整个春的夜晚撕裂开,令人心生烦躁.李向阳思忖,明天一定要把它给扔远一点,越远越好.这样想着才闷闷地睡下!

初春的月光泻在整个小城的上方,依旧寒冷的夜色是明晃晃的、冷清清的.一只猫冷着眼睛看着这个沉睡的小城!甄蓝经营着一家画社,平时除了画画,还养了一只短尾猫叫可可.可可粘甄蓝,只要她在家,成天腻着,但它看李向阳的眼神总是懒懒的,一副漠视的样子,不敌对,也从不主动示好,这让李向阳心里长了毛似的,痒,又咳不出来,想用手伸进身体里去用力抓抓,可是隔着皮肉,怎么也抓不到,只能留它痒着.刚结婚那会,他关房门都要偷偷摸摸,总感觉家里有一双眼睛在冷冷地盯着自己!如今他感觉甄蓝也跟这猫一样,让他痒,却抓不着,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如同小时候在课堂上憋着咳嗽一般,有千万只蚂蚁在嗓子里爬来爬去.

李向阳老早就想把可可送走,他看着甄蓝腻着猫,心里就烦,尤其最近猫叫得实在是欢,还引来了几只野猫在外面来回巡逻似的.四周邻居投诉,特别是三楼,他们家有个孩子,这个夏天就要参加高考了,那孩子成天绷着个冲刺脸,家长在家说话都不敢高声,哪容得下这猫夜里撕心裂肺地鬼叫.

下午孩子爸爸又过来敲门,气势汹汹,说再叫就给摔死!

李向阳想象着这猫好好地被惨烈地摔死,打了个冷战,虽说自己也恨得牙痒,心里边总归还是有点不忍的,还是送掉吧,指不定还会碰着个好人家给收养了.

周末的午后,甄蓝前脚出门,李向阳就开始逮猫,来回扑腾几回,累得气喘吁吁,狼狈不堪.可可到底灵巧,跳闪腾挪,硬是毛都没给李向阳碰着,却瞅着门缝,一下子跑了出去!李向阳紧跟着,还在楼梯口遇见三楼的高考孩子叫叔叔,却依旧绷着脸,他也顾不上招呼,追着上去,可可却影子也不见了.

他正懊丧的时候,老陈一个电话过来,说晚上有空喝个酒吧!老陈叫陈繁盛,原是个集体企业的高管,后来遇上国家新政策的春风,企业改制的时候,索性一口气把企业给吃下了.刚开始国家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捞得个盆满钵满,满肚肥油,近几年经济下滑,他心态好,到外面挖了几个人才过来,让他们设计好企业规划路线,看了他们的方案,签了部分股权转让书,索性就全然不管了.他不是在国外逍遥自在,就是在国内晃荡,要么就惦记着和李向阳几个朋友一起吃吃喝喝,日子过得甚是惬意,令一众人等羡慕!羡慕总归只是羡慕,吃喝玩乐之后,还是得跌进自己的生活里挣扎!

酒过三巡,老陈看李向阳闷闷的,提不起精神的样子,问这是怎么了?

平日里,老陈帮李向阳解决过不少困难.这天,李向阳便趁着酒意嘟噜着嘴一五一十地把甄蓝的事情也说了.

老陈听了哈哈大笑,说,李老弟,这算什么破事儿啊?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你实在介意,我倒认识个朋友,改天带甄蓝去看看?

李向阳狐疑地看着老陈,似乎想从老陈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老陈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咱啥都不想,就喝酒,喝酒,哈,小王,来给李哥倒酒!老陈带了个漂亮的姑娘,叫王佳欣,据说自小跟着自己的父亲画画,后来师承名家,尤其一手好丹青,老陈倒是赞不绝口.此刻一口一个李哥,频频举杯.李向阳酒量本就不行,心里又有事,全无招架之力,连连摆手说,喝不动了,喝不动了……

老陈把醉了的李向阳送到家,王佳欣也跟着,甄蓝开门,把大家让进屋,也不好说什么,她把李向阳扶上床,一时也顾不得招呼他俩,倒是王佳欣,仔细看了看忙碌的她,一脸惊喜,“甄蓝姐?”甄蓝回头,没认出来.“我是小佳欣啊,王奇的女儿王佳欣啊!”甄蓝的手抖了一下,勉强笑了笑.老陈看她有点不自在,便拖着还想叙旧的王佳欣出了门.

初春的夜,乍暖还寒,老陈问:“意犹未尽?”

王佳欣兴致并不高:“嗯!”

老陈:“看你刚才的样子,现在怎么闷了?”

王佳欣:“我爸以前蛮得意的学生,那时候我妈可喜欢她了,待她比我都好.”

小姑娘蔫蔫的,一副累了的样子,老陈便不再问.

甄蓝的猫没了,她把整栋大楼都翻了个遍,每天傍晚都能看到甄蓝在小区里唤可可,看到垃圾桶都忍不住要去翻一下,发现流浪猫的影子都要追着看,可就是找不到,大家经常看到她完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李向阳问王佳欣:“甄蓝以前爱猫么?”

王佳欣笑嘻嘻地问:“老陈告诉你啦?我妈以前养过一只家猫,我小的时候总爱抱着,可喜欢它了,甄蓝姐喜不喜欢,我倒不清楚!”她顿了顿:“李哥,你那天跟老陈的话,我听到了,你们男人啊,不就是那么回事,甄蓝姐那么漂亮,你可就知足吧!”说完,似笑非笑地盯着李向阳.

李向阳被盯得不自在,讪笑起来:“你才多大?好像很懂的样子,小毛丫头!”

“李向阳,你说我小?你嫌我小?我哪小了?哪里小了?”王佳欣似乎急了,挺着胸脯凑到李向阳面前,倒是闹了李向阳的脸热热的,心里头扑通扑通.

李向阳急忙离开,王佳欣大笑的声音在他的背后远去.

甄蓝的脸渐渐地阴郁下去,像是萎了,暗了,整个人都小了一圈,有时候呆呆坐在餐桌边,李向阳叫她,她也听不见,再叫,她像从什么很远的地方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他,满脸疑惑.

李向阳问她,你吃过晚饭么?她“喔”一声走进厨房,呆站一会,再走出来,一脸疑惑地问他,你说什么?

李向阳看着甄蓝的样子,有点心疼,也有点后悔,他觉得甄蓝的精神不振跟他赶走可可有关,甄蓝没有问过他,他却一直惴惴不安,生怕哪天她问起来.同时也疑惑,一只猫能让她这般,他想起老陈意味深长的话来.他想,只要甄蓝问他,他一定跟她坦白,把一切都告诉她,然后也要问个清楚明白.

老陈约了去钓鱼,李向阳也是觉得甄蓝一直闷闷的,带着一起出去散散心也好.王佳欣又见到甄蓝,自然一直尾随左右,“姐,我妈可想你了,一直念叨你呢,后来你怎么就不去了?”她悄悄看着甄蓝的神色,“听李哥说你的猫丢了?真找不到啦?一只猫而已,丢就丢了,重新买一只不就行了!”甄蓝此刻的心里,五味杂陈,翻江倒海,想吐却吐不出来,她并不想再跟王佳欣说什么,只是无力地低着头!

李向阳和老陈远远地看着她俩的背影,蓝天白云,湖光潋滟,甄蓝一件水蓝色的披肩,王佳欣的牛仔长裙,融进这湖光山色里,自是一道灵动秀美的风景,让人不禁赞叹.老陈转过头来对李向阳说:“甄蓝看上去似乎还是不太好呀!”李向阳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

午饭就在旁边山庄里吃的野味,甄蓝只是懒懒的,吃了一点就说不舒服,在旁边的沙发上歪着,闭上眼睛不再说话.老陈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李向阳,李向阳却只是愣着,整个包厢里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了.甄蓝睁开眼睛,歉意地笑笑,你们吃吧,我休息下就好了.

没有风,湖面很平静,太阳下一湖闪闪发光的水.

王佳欣依偎着李向阳说:“你不是问我她以前是不是喜欢猫的么?我说过我家有只猫吧?我妈妈上课比较忙,她经常过来帮忙做饭,也在这吃.有一次我午睡醒了,抱着猫四处走,看到一个男的拖着她,摸她的胸,我很生气,一把就把猫扔过去了.”她笑了,笑得让人有点捉摸不透,李向阳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原先潺潺的泉水似的感觉这会如同山洪一般轰鸣直下,那响声震耳欲聋,他差点站起来,王佳欣拽了拽他,“怎么?你对她还心存幻想的啊?”他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又有点不明白!他立起来.

王佳欣继续说:“但是我妈说,猫这种动物,是喂不熟的,对它再好也没有用!”她此刻的表情却有点冷冷的.

甄蓝半躺在沙发上,头晕晕的,不知不觉地竟睡着了,还做了个古怪的梦,梦里看到可可在房顶上跳来跳去,她双肩用了用力,后背竟生出一对翅膀,一下子飞上去,跟着可可在房顶上跑,可总是追不上,眼看着可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她越追越急,越追越急,急着急着就醒了.包厢里没有可可,连一个人也没有,她坐起来擦了擦额头上因做梦而沁出的汗,回想那个梦,怅然了一会.窗外有阳光照进来,照在刚刚吃饭的桌子上,桌子还没收,一堆残羹冷炙,像是近在咫尺而又遥不可及的梦.远远的有鸟叫声,还有人声传来,她感觉还是有点昏沉沉的.老陈进了门,看到她醒了,有点尴尬,随即笑道:“甄蓝,这么好的天气,你就这么懒着,真辜负了这一片好景色啊!”

她看了看老陈身后,没见旁人,便问:“向阳呢?”

老陈呵呵道:“看你睡着了,也没叫你,四处走走去了!”

“哦!”甄蓝像是跟他对话,又仿佛是在独自叹气.

“啊?”她又吃惊地抬头看着老陈问,“你说什么了?”

老陈又愣了一下:“哦,他们四处走走去了,这边我熟,要不,我也带你走走吧!”

甄蓝点点头.

远远的又有人声飘过来,还有笑声,甄蓝听得出,那是王佳欣.

回到家,甄蓝的眼神也渐渐冷下来.李向阳想解释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犹豫了很久,告诉她?自己也不是故意的,那算无意的?这种事情怎么会有无意的?他也说不清,他想,反正都这样了,解释什么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不至于离婚吧?反正还不想离婚,索性自己先不开口,看她说什么.想罢,便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然而甄蓝也似乎没想放过他的意思,冷着眼问:“可可呢?”李向阳没想到甄蓝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吃了一惊.她继续冷着脸:“她有什么好?你喜欢是吧?你就这么喜欢?”她的表情渐渐地纠结又激烈.“可可不见了,你从来没帮我找一下!从来没有!”她突然用力扯开自己的上衣,扑过来,把他的手拖到自己的胸前,嚷道,“你摸,你摸呀,给你摸——”李向阳看着眼泪四溅的甄蓝张牙舞爪,语无伦次,很是吃惊.他一时只有招架之力.

“你发什么神经,抽什么疯?”说着顺势拧过她的胳膊,用力一把推开,不想甄蓝却磕在床角,软软地坐下了,一声不吭,安静下来,有血从额角渗出,流过眼角、鼻翼,流到嘴边……

再见到王佳欣的时候,李向阳正在超市里买日用品,看到她挽着一个50岁不到的男子,王佳欣指着男子,给李向阳介绍,这是我爸王奇.爸,这是李向阳,甄蓝姐的老公.对方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赶忙伸出手来,李向阳看到他的右手手背上有一道非常明显的不规则伤痕,一直延续到手腕,像是什么动物的爪子给抓的,那条伤痕像只蚯蚓,在男子的手背上,随着他的动作,似乎活了,扭来扭去,有点恶心.夏天很快就结束了,三楼也莫名其妙地搬走了,李向阳从医院里疲惫地回到家,看到可可可怜巴巴地蹲在门口,浑身脏兮兮的,腿上在流血,它也不叫,只是泪汪汪地看着他!李向阳走近前去,它也不躲,他捧起它,它也不挣扎,乖巧地耷下脑袋,靠在他的怀里!

甑蓝的猫论文范文结:

适合不知如何写甑蓝的猫方面的相关专业大学硕士和本科qq运动领的红包在哪以及关于甑蓝的猫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